maomi下载 2021年6月10日

“二队七十个人,应该是咱们星魂大陆的人;或许他们才是所谓的不为人知的隐世门派天才弟子……因为从大面上来说,星魂大陆代表人族,人类。人,一撇一捺是为人,两笔画,所以是二队。”

高巧儿继续说。

“至于第三队,应该叫三队的三队之所以会叫五队……五,巫同音,这些人应该是巫族当代天才战力。这一队人,才将是与我们对抗最激烈的那批人,我甚至怀疑,在对抗中将会有血案发生,咱们跟巫族之间,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若是能够伺机弄死弄废一些个对方新生代表表者,如何不为。”

“大家应该都是这样想的。”

高巧儿目光中有沉重:“还有这次事件本身,很大几率是一次突发事件,但究竟是为了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,现在浑无头绪可言,妄作猜测,于事无补。突如其来的一场视察,一场比武对抗……真真让人摸不到头脑的。”

高巧儿所说,也正是左小多与李成龙所想。

在事先已经有了猜测,先入为主的思想之下,三人的推测其实都差不多。

但是,为何会有今天的这一次突发事件,还真的如高巧儿所言,让人摸不到头脑。

真正的事先没有征兆,突然发生,措不及防。

大人物们就这么突然的都来了,挑战的队伍也都已经到位,还有就是满脸满身满心懵逼的潜龙高武,从上到下,尽皆如此。

如果这是一次突击检查,那无疑是非常成功的,因为没有任何可供你针对性布置的消息!而且到现在,仍旧不知道对方此行目的所在。

只能以最真实的一面来应对。

甜甜的夏日少女

左小多心中疑窦满腹,本能的展开望气之术,向着台上这么多人头顶看过去。

不知道望气之术是否能够看出来点什么呢?

如果看不到,我借个望远镜来,给他们看个相。

左右在台上有不少大人物,开开眼界也好!

……

台上大人物们此际早已经是纷纷落座,各自故作淡定的微笑闲聊,而那几支队伍也没分开,所谓的一队二队五队,其实根本就没区分开来。

就只是在台下坐了个板凳,吊儿郎当的东张西望,四下里张望? 一个个放松至极,坐没坐相,万二分的散漫。

哦? 也不是全部都是如此,这样散漫的只有一小半? 也不少规规矩矩坐得笔直的。

但就是因为两厢对比? 那些散漫的才更加扎眼。

可是对抗迟迟不宣布开始? 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规则可言……

左小多等学生一个个交头接耳,所有人都感觉事态愈发的不对劲了。

这到底是要闹哪样?

咋一看明显就是没有任何准备? 也没有任何的盘算,突然间来了一个突发事件的样子……

但无论如何,好歹你们身为高层的,总要说个话吧?

叶长青坐在椅子上半晌不动? 他心下满满的全是懵逼。

介绍完了,学生们欢呼欢迎也过了,现在……没项目了?

咋回事?

怎地都沉默了?

冷场了?

都介绍完几支队伍了? 战斗还不开始?

就这么聚集起学生们来,然后看着你们在高台上聊天?能不能靠点谱啊喂?

全学校好多老师都在偷偷给叶校长传音:“校长,咋回事这是?”

叶长青表示我也很懵逼,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? 我也不想冷场? 但现在的问题是……上边根本就没和我说任何事啊!

你们不要给我传音了……我本来就心烦,现在更加快被你们弄死了,同一时间耳朵里收到上百人传音是一种什么概念?

那就是一群蚊子在嗡嗡,我耳膜都出问题了好吧……

叶长青也没闲着,比如三位大帅,他不敢问,但已经悄悄的向丁部长传音好几次。

“部长,咋回事?”

“部长,这……能不能快点给出个章程啊!”

“部长?部长?”

可人家丁部长根本就没理他。

嗯,丁部长不是不想理他,实在是没法理他,就连丁部长本人,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一出出的到底是为了点什么,后续如何发展!

丁部长现在,心里也依然是大写的懵逼,还没回过劲儿来——他从到了星芒群山就开始懵逼,一直到现在。

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!

说起来,比叶长青悲催的多了。

丁部长率领武教部几位高手心急火燎的到了星芒群山,本意是要控制局面,万万想不到自己才到那边就被抓了壮丁,陪着一群惹不起的滚刀肉,来到了潜龙高武。

名义上说是视察,可丁部长心里明白,我哪有什么视察的打算哪!

这次可是来办正事儿的!

怎么突然间就画风突变了呢……

但丁部长面对这些人,真真是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嗯,就是不管什么话,也是不敢说的!

咱也不敢说,咱也不敢问。

就这么被当做一个名目……

老子其实是被押解过来的,有木有!

其实我今天就是个武教部长,比木头桩子好不了多少,啥也不知道,一问三不知。

就是拿来当摆设的;还要是啥都不知道的摆设!

丁部长心里无限的神兽奔腾:老子这辈子第一次被当摆设,而且还是当了一个迷糊摆设,你让我上哪说理去?!

现在陷入冷场状态,迟迟没有后续展开,丁部长表示……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破事儿?

你叶长青问我?

我特么问谁去?

如此半小时后,长空风起。

一股君临天下一般的气势,突然间从天而降。

天空中,一个人,一袭黄袍,头戴王冠,面容威严,负手而来,一派从容。

叶长青瞳孔一缩。

中原王?

这么多人等得居然是中原王?

可这,又是个什么说法!?

中原王负手御风而来,风度翩翩,可他身到了上空往下一看,顿时脸色一变,急疾收敛了气势神识,飞速的落了下来,哈哈大笑:“东方大帅,西门大帅,北宫大帅,三位前辈长官突然驾临丰海,小王有失远迎,还请三位大帅恕罪。”

东方大帅礼貌的站起身来,哈哈一笑;“不知者不罪,泰丰啊,你能前来,就已经很好了。”

中原王大名,君泰丰,素来是皇族中坚,亦是一位武道强者。

说话间,中原王已经到了台上,他再度异常恭谨的与三位大帅还有丁部长见礼,与叶长青等人打招呼。

他的地位尊崇,但说到辈分,却只是东方大帅等人的小辈,除了一句小王之外,再无任何居高临下之势,一应礼节,尽都处理得恰到好处,滴水不漏。

“泰丰啊,今天再看到你,非但修为大进,气度亦是超脱,本帅这心里实在有说不出的高兴。”

西门大帅嘴里唏嘘,眼神中隐泛回忆光彩,悠悠道:“当初,你父王君南山在我西军当副帅的日子,还历历在目,宛如昨日……算来已经六十年前的往事了……”

中原王恭谨的道:“往昔父王在世之时,时时说起西门叔叔对父王的淳淳教诲,念念不忘。如今,终于再见西门叔叔,泰丰不胜惶恐。”

西门大帅轻轻叹息:“当初你父王,率大军交战烈火大巫手下火焰军团,不幸亡故,本帅一直耿耿于怀……如今,看到你继承王位,声威日盛,我很是欣慰啊。”

中原王越发恭谨,行礼道:“还要西门叔叔,多多教诲。”

西门大帅缓缓点头,然而他看向中原王的目光中,又有一份说不出道不明的复杂。

丁部长得了传音,立即站了起来,道:“王爷请入座,我们这一次比武对抗,即将开始了。此际王爷适逢其会,正好做个见证。”

中原王对此显然也是稀里糊涂不明所以的,闻言讶然道:“这么多前辈师长在这里,哪里还要我来做什么见证,呵呵呵……”

但还是依言入座了。

东边看看,西边看看,目光中尽是惊疑不定之色。

这……这是一个什么场面?

三位大帅联袂来到潜龙高武做视察?!

这等事……

如果不是开玩笑的话,那就只能是某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在酝酿,在发酵!

但,究竟何事?

丁部长站起来,道:“这一次比武,称之为,天下会武!分作以下几个阶段进行。第一个阶段,乃是抽签。没有目标名额限制,尽兴而止。”

叶长青等潜龙高武高层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。

抽签?!

抽签也就是我们不能安排人了呗?

这完全是不按照剧本进行啊!

还有那什么尽兴而止?

尽兴而止是几场?

两三场可以尽兴,三五场也可以是尽兴,十场八场还可以是尽兴,说句不好听,就算是百八十场,仍旧可以算是尽兴!

那要怎么算赢?怎么算输?

丁部长,你这是闹哪样?

你要说全然的没规则,可是那什么分几个阶段又是什么说法?

可具体几个阶段啊?

您老能说明白不?

刘副校长忧心忡忡的捧着花名册上去了。

丁部长手边,有一堆的签条,也不知道啥时候出现的。

“第一阵,潜龙高武三年级一班,第五个名字!对手,二队第十三个名字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【求月票!求推荐票!求订阅!】

标签:
總類別數: 未分类